潘祖荫故居:曾埋藏国宝盂鼎克鼎
2017年06月12日 09:12:03 来源: 苏州市委宣传部
【字号  打印 关闭 

    平江路往北溯河而行,跨过青石桥向西,穿过幽深巷子,南石子街5号至10号是苏州望族潘氏的老宅,就静静地伫立在小巷深处。

    潘家门第显赫,苏州人称“贵潘”,家族之中,状元、探花、翰林、举人不胜枚举。老宅门口的标志牌告诉人们,这里是探花出身,官至工部尚书、军机大臣的晚清重臣潘祖荫的故居。“海内三宝”之二的西周青铜器大盂鼎、大克鼎,当年就埋藏在这所宅子里,躲过了侵华日军7次搜查。

    历经世事沧桑,昔日的老宅在苏州市属国企文旅集团的修缮和保护下,重新焕发光彩。如今,故居的东路、中路后半部及西路已经改造成一家园林式文化精品酒店“苏州文旅探花府花间堂”,为古宅保护再利用做出了新的探索。

    历史·渊源 保护国宝潘家历尽艰辛

    南石子街旧时为泥土路,后用碎石子铺道,因而得名。小巷平素安静,不远处的苏州第一初级中学,偶有朗朗读书声传来。一片粉墙黛瓦之间,潘宅东路的大门低调内敛,只有镌刻于门楣之上的“探花府”三个字,隐隐透出名门望族的昔日气象。

    “潘祖荫和他的祖父潘世恩一样,也是少年得志,年仅23岁就考中了探花。”苏州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秘书处处长夏冰告诉记者,据史料记载,潘祖荫字东镛,小字凤笙,号伯寅,亦号少棠、郑盦。他自幼好学,精通经史,咸丰二年(1852年)殿试中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历任侍读学士、工部尚书、兵部尚书、军机大臣等。

    潘祖荫入仕后,曾负责乡试考试,挑选提拔了大批人才。左宗棠受人诬陷,经他三次力保,后来成为“同治中兴”得力重臣。潘祖荫为官体恤民情,每闻民间水旱灾害,他便四处奔波,详细了解灾情,全力赈救。光绪十六年(1890年),顺天府24个州县水灾,他为救灾事积劳成疾,竟一病不起,“病中喃喃,皆言赈务”,最后卒于任上,年仅60岁。

    潘祖荫精通金石书画,喜好收藏,有专藏珍本书籍的“滂喜斋”和专藏青铜器的“攀古楼”,是当时青铜器第一藏家。他去世6年后,潘夫人亦去世,弟弟潘祖年赴京料理丧事后,将兄长的青铜器和书画典籍足足装了4船运回苏州,其中就有国宝——大盂鼎和大克鼎。大盂鼎是目前出土的形制最大的西周青铜器。清光绪年间出土于陕西扶风法门寺任村的大克鼎,几经转手后被潘祖荫重金购得。

    潘祖年去世后,孙媳潘达于挑起守护家藏的重任。抗战爆发后,潘达于带着家人到光福一带避难。1937年阴历八月,潘达于和姐夫潘博山一起,悄悄回到苏州家中,在中路第三进的内厅里撬开地砖挖出一个深坑,先放入木箱,再把两鼎慢慢放进箱子。随后填平泥土,按原样铺好方砖,还在埋鼎的位置放上案几、八仙桌等家具。日军占领苏州后,先后有7批日本鬼子闯进潘家老宅,除掠去大批财物外,还逼问大盂鼎、大克鼎的下落。潘家历尽艰辛,终于把这两件国宝完整地保存下来。

    1951年,潘达于将两件国宝捐赠给即将开馆的上海博物馆。195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2003年与中国革命博物馆合并重组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建成开馆,上海博物馆以大盂鼎等125件珍贵文物支援。自此,两鼎两馆各镇南北。

    现状·印象 “探花府”悄然变身花间堂

    潘祖荫故居是南北融合的建筑典范。潘世恩次子潘曾莹在改造南石子街老宅时,仿京城御赐宅第格局,营造成坐北朝南、三路五进,四座四合院组合成的大型古宅,因而带有很多北方特色。同时,潘宅的江南民居特色也很鲜明,整个院落粉墙黛瓦,房子开间窄而深长,内部屋顶都是砌上明造,梁架直接暴露,并且有众多精美木雕,是南北民居的完美结合。

    上世纪50年代,潘宅东路(含花园)和中路后半部先后用作床单厂及其招待所,另外一半用作公房,供53户市民居住,原有的砖雕门楼、三处拴马环、东路花园尽毁。2011年经苏州文旅集团修缮,大部分格局风貌得到恢复。在苏州文保所石刻艺术馆馆长蒋稚翼及潘祖荫玄孙潘裕达的引领下,记者先后两次走进这片老宅实地探访。

    现在修缮好后的潘祖荫故居由东路进入,一进门,走过一个天井,便是一间花厅,原是潘家书房,称“竹山堂”,现在则是花间堂的接待大堂。大堂之外,便是东路的花园。园中多种薄荷,而山石之间,一座两层船舫临水而建。潘裕达说,这船舫当年也是书房,和之前的花厅并称为“大旱船”“小旱船”。

    老宅西路,共有8进,原本住有几十户人家。与一般大户人家正门开在中路不同的是,潘宅的正门开在西路南石子街7号。记者探访潘宅时,西路前三进还未完成修缮,旧日大门早已荡然无存,仅残留两根石柱。而第一进门厅也只剩梁柱,第二进轿厅一片废墟,第三进尚算完好,但也老旧不堪。后五进则已经修缮完好。在第四进的风火墙上,还有一块保存完好的砖雕,上面刻有“媚玉辉珠”四字,从落款看,应出自嘉庆年间。花间堂苏州分公司市场营销经理姚思铭告诉记者,已修缮部分待装修及相关验收结束后,将作为探花府酒店的二期正式对外营业开放。

    老宅中路是潘宅的精华所在,五进皆为楼屋,以厢廊联通为走马楼式,楼与楼之间庭院宽敞。前三进目前为民居,大多数已搬走,仅剩6家。潘裕达说,潘祖年从北京运回来的文物当年就收藏在中路第一进的三间楼房里,“这批文物数量很大,仅青铜器就堆了一间房加一隔厢。”

    第四进与第五进由花间堂经营,对外开放。从这两进房子可看出典型的“走马楼”格局:东西两侧楼上楼下都可以通过回廊走通。潘宅内的雕刻十分讲究,无论是檐下砖雕,还是梁栋、栏杆的木刻,均隽秀细腻。在第四进两侧回廊,木楼板皆采用长11米的整块原木,上面还曾铺设磨细方砖,据说为潘氏收藏所需,既防火防潮,又能避免沉重的青铜器皿在搬运时伤及地板。在二楼回廊的墙壁上,还有两处圆形窗户,内置一块可推拉的大方砖,有通风、采光的功能,这在苏州古建中所见极少,目前仅发现潘宅一处。

    传承·保护 参照名家手稿重现潘宅风貌

    潘祖荫故居一度出现花园被毁、屋面渗漏、墙体歪斜、柱脚腐朽的衰败景象。2011年底,苏州市委、市政府启动了首批古建老宅保护修缮工程,潘祖荫故居被列入首批12个试点之一,并于2011年6月开工。

    “在潘祖荫故居保护设计之初,我们先后走访了潘祖荫的后代和故居内的老居民,组织专家挖掘了大量的历史资料,为修缮保护寻找历史依据。”据当时负责修缮工程的苏州文旅集团古城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殷铭介绍,修缮过程中,他们聘请了古建、历史、民俗、文化、园林等多方面专家组成古宅修缮工程顾问组,严格以1958年著名古建筑专家陈从周对潘祖荫故居的测绘图纸和所拍照片为设计蓝本,以修旧如旧、保留其真的原则,对潘宅的建筑形制、总体布局、平面构成、立体造型、内部结构及细部装饰、庭院花木等进行深度还原,并运用正宗的古宅工法予以修缮。

    按照保护再利用的原则,结合今后实际使用功能,文旅集团在设备和材料的选用上进行了认真研究,引入了地源热泵、黑金刚(KK)无机不燃保温材料、反射隔热涂料、中空玻璃……这些新技术新材料,在我市的古建筑维修中都还是首次使用。此外,施工中消防主管道都预先埋入墙体,喷淋管道隐蔽在屋架轩架中,避雷带预先隐蔽于屋面和屋脊中,雨污水排放设置共用管沟,这些新举措,起到了既不影响功能发挥、又保护潘祖荫故居风貌的效果。

    2013年6月,经香山古建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的精心施工,潘祖荫故居保护修缮一期工程顺利竣工,修复了楼厅、船舫、花园等,并于当年12月正式对外开放营业。去年10月,潘祖荫故居保护修缮二期工程开工,修复了西路后五进,探花府花间堂酒店得到进一步提升和扩充。

    “在保护潘祖荫故居原有风貌的同时,我们努力探索保护和使用相结合的新路,以利用促进保护,变死保为活保。如今,潘祖荫故居依托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已成为一个展示潘家收藏文化、潘家慈善义举、潘宅精美建筑艺术、园林和宅院合为一体的知名文化精品酒店。”殷铭说,未来一段时期还将陆续推进剩余近30处老宅的保护修缮,力图为深入挖掘苏州文化遗产的价值、发展城市旅游作出新的尝试和突破。(姜锋)

 
(责任编辑: 实习生韩笑 )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10--63073424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25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