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协商激活治理一盘棋
2017年07月24日 10:11:20 来源: 苏州日报报业集团
【字号  打印 关闭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桩因为家庭财产纠纷牵出的安置房分配“官司”,到了议事会“一锤定音”,当事人心服口服。

    俗语讲“众口难调”。安装路灯这件全体村民翘首以盼的大好事,却因为占地赔偿、位置选取等个别村民的“小算盘”,迟迟无法推进。议事会“出马”,这些难题和质疑全都“迎刃而解”,赢得了村民“点赞”。

    俗话又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区环境疏于管理,垃圾不入箱成为常态,人人都认为事不关己,最终全体陷入“垃圾围城”的困境。议事会精心制订“破题”方案,议事会成员发动党员、志愿者带头示范,形成了小区环境事关人人的新常态,小区面貌焕然一新。

    一个个社区协商的小成果,折射出了张家港市城乡社区治理的“大蜕变”。近年来,张家港市以推进城乡社区协商为突破口,引导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积极探索基层社会治理的新模式。其中,社区协商成为激活社区治理“一盘棋”的关键“落子”,也成为汇聚民意、凝聚民心的有力抓手。

    党建引领+议事平台,通过协商民主找到了自治的好形式

    去年12月,在第四届“中国法治政府奖”的评比中,张家港市报送的“社区协商——基层治理法治化的新探索”项目以最高分获得殊荣。其主要做法是,在厘清政府与村(社区)权力边界的基础上,通过设立议事会,搭建议事平台,协商处理村(社区)相关事务。

    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青峰评价说,张家港市以社区协商为突破口,通过加强社区协商制度建设、健全社区协商机制、规范社区协商程序、引导社区依法处理社会矛盾,对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进行了富有特色和成效的实践和探索,打造了新时期城乡基层治理的新样板。

    这个新样板,源于杨舍镇的探索实践。2015年,面对城乡社区治理的新问题和新挑战,杨舍镇选取29个城乡社区试点推行以村民议事会为主要形式的社区协商,创新构建了“基层党组织领导—村(居)议事会民主协商—村(居)民代表大会民主决议—村(居)委组织实施—村(居)务监督委员会民主监督”的基层群众自治新机制。“坚持党建引领是方向,搭建议事平台是抓手。”杨舍镇相关负责人说。

    截至目前,杨舍镇各村(居)议事会协商解决各类微实事700余件,信访量下降了三分之一,大大提升了群众的满意度和获得感。在装了路灯的杨舍镇李巷村,村民议事会议事长李金元说:“看到村民在路灯下休闲娱乐,我们心里比这灯还亮堂呢。”

    苏州市民政局副局长胡跃忠说,“杨舍实践”归结起来就是“五个一”:即转变一个观念,确定居民群众主体地位;把好一个方向,确保党建引领作用有效发挥;开好一个村(居)大会,确保村(居)民参与自治有效实现;订好一个章程,确保基层自治制度化;建好一个平台(议事会),确保“由民作主”常态化落到实处。

    全国村民自治知名专家、江苏省首批中青年科技领军人才金太军教授说:“议事会的作用是对民意的吸纳与整合,是体制内的一种深化和拓展,通过协商民主找到了自治的好形式。”   “四个有”+“六个化”,搭起可推广

    可复制的“框架”

    张家港市有153个农村社区和135个城市社区。每个社区利益主体和诉求不尽相同,但因地制宜的社区协商,则是撬动社区治理的强力“支点”。张家港市民政局局长范一明说:“让民主议事落到实处、让群众得到实惠,对增强群众参与基层民主自治积极性极其重要。”

    除了杨舍镇各个城乡社区的“组团”试点外,金港镇后塍中心社区建立乡贤理事会,南丰镇永合社区通过社会组织提供专业技能组织居民商议楼道公约等,都丰富了治理形式。

    社区协商可以灵活多样,但角色定位不可偏离。议事会只是一个议事的平台,而不是新成立的机构,议题的产生、议事的成果都需要供村两委审议、把关。张家港市委书记朱立凡说:“就是要通过这个平台,让老百姓有话好好说,有事商量办。”

    在试点探索的基础上,通过剖析典型,经过提炼总结,张家港市搭起了一个可推广可复制的“框架”,概括起来就是“四个有”“六个化”:即有方向、有底线、有秩序、有活力,党引民治实效化、社区协商制度化、基层治理法治化、治理主体多元化、服务体系社会化、信息资源统筹化。

    紧扣“框架”,张家港市出台了《关于深化村民自治工作的指导意见》,作为加强和完善社区治理的行动“大纲”。《意见》明确指出,要优化议事协商平台,各地可因地制宜创新推行村民议事会、村民决策听证、民主评议等形式的社区协商。

    其中,围绕协商什么、怎么协商以及协商成果如何运用的核心问题,张家港市明确了主线:党建引领保方向,守好法治兜底线。特别是,关系村民切身利益的事项、村民日常生活反响较为强烈的事项要必议、多议,议题的产生、筛选、协商、审议、执行、监督等各环节都要有明确的责任主体,做到不缺位、不错位、不越位,确保议案能够落实到位。

    两大试点+三个同步,打造具有张

    家港特色的基层治理模式

    张家港市基层社会治理的“蜕变”,得益于两股“东风”:担纲全省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的重任,并申报农业部、民政部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新增试验任务,承担了以农村社区为基本单位的村民自治试点任务。

    范一明说,在推进村民自治国家级试点工作时,将协同推进全省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建设,实现两大试点任务的融合发展和集成创新,真正构建新形势下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的生态系统,打造具有张家港特色的基层治理模式。为此,张家港市将实现“三个同步”:

    ——在落实党建引领上同步发力。坚持党引民治,加强基层党组织“民主选举、民主议事、民主决策”的规范化水平,引导党员参选村(居)民代表及议事代表,村(社区)党委(总支)成员可以兼任议事会代表,议事代表中党员比例在40%左右,议事会召集人原则上由党员担任。完善组织网络,探索形成“社区党总支+网格党支部+楼栋党小组”的新型社区党组织网络架构。加强区域党建,有效整合区域服务资源,主动帮助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解决资源不多、能力不足等问题。引入项目微创投理念,深化党建项目化管理。

    ——在完善自治体系上同步设计。推进村民自治章程、居民公约和实施细则以及村规民约等社会规范制定工作,注意吸纳非户籍居民共同参与,并经村(居)民会议的审定通过后颁布实施。激发多元参与力量,协同建设多方参与的城乡社区治理机制,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引导驻村(社区)单位和基层各类群体依法有序参与“共驻共建”,实现辖区内资源共享。

    ——在提升社区服务能力上同步推进。全面推广“三社联动”,3年内覆盖村(社区)数不少于60%。推进城乡社区减负增效,推行社区工作准入机制,建立以群众满意度为主要权重的社区考核机制。推进城乡社区服务社会化,推进社区工作站“一口受理、全科社工”服务模式,发挥社区发展基金会作用,统筹各类社区建设相关资金,支持村(居)民自治类项目。发挥社会组织服务支持系统作用,引导建立各类型社区社会组织。积极引导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协商,并为社区协商提供专业技术支持。加强智慧社区建设,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准化服务。(王乐飞)

 
(责任编辑: 丁延秋 )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新华网管理协调部 电话:010--63073424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01121368861